羊城晚报记者连日来调查发现
2021-06-01 05:3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对于目前有多少人通过该平台众筹买房,该平台负责人并没有回答。不过,上述报料人告诉记者,对于众筹炒楼感兴趣的投资客不在少数。“我将上述相关信息转发朋友后,有几个人都表示感兴趣,但大家都觉得100万元太多。”该报料人同时透露:“我们几个要好的朋友商量了下,想私下众筹买个小户型房源,每个人大概20多万就够了,具体细节还在进一步协商中。”

而北京众筹炒房的热度也引人关注,一些大学生都开始跃跃欲试。昨日,一位在北京某高校任教的朋友就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她上周走在校园里,就听到旁边走着的一群男生在热议众筹买房的事,其中还有人称正在考虑参与其中。

而政策面的变化,显然将增加楼市变动的风险,对那些用杠杆炒房、众筹炒房的投资客来说,更需要注意及时收手。

住建部部长陈政高在“两会”上就对一线城市楼市关注,称正与这四个城市保持密切联系,它们也在想方设法稳定市场,并且透露出未来一线城市楼市的政策走向,其中就包括:实行严格的限购政策,增加土地供应面积,打击各种交易当中的违法违规行为等。

链家曾承认,其销售成交额中约30%源自于链家金融部门推动。而“链家绝不是一家在做这种场外配资。”银库金融副总裁齐俊杰表示,房地产之所以到今天在一些城市还能疯涨,完全是因为民间金融在作怪。

不仅如此,聂卫国还表示,如果房产证上没有自己的名字,别人变卖或抵押相关房屋,自己或会面临不知情或不可控的风险。他提醒,若房产证可以署多个人的名字,众筹购房者最好注明是按份共有还是共同持有。“按份共有,会清晰地标明各人所持比例,而共同持有则是平均分配。”

随后,记者以投资客的身份加入该平台,该平台一负责人表示,在广州炒楼主要以越秀、荔湾、芳村等旧城区为主,资金由投资方自持或冻结,但要确保付款买楼时能及时到位。炒楼运作方是广州人,且有多套物业,届时双方要签署合作协议,其中包括:利润或亏损均按三七分成,投资方占七成,炒楼运作方占三成;投资方需积极配合炒楼方再次出售相关房屋。

继北、上、深后,广州也出现了众筹炒房平台。日前,有市民向羊城晚报记者报料称,有一个叫“×××创业社区”的微信平台发布信息称:投资100万起,由运作团队专门负责炒楼事宜,房屋产权资料由投资方保管持有,炒楼运作团队不经手资金和产权,炒楼盈利按合作方案分成;并称“广州今年楼价预计会上涨30%左右,回报可观,风险可控”。

北上深楼市近期升温,多地出现包括自买自卖转按揭、众筹炒房等借助杠杆手段炒房的现象。而同样作为一线城市的广州,似乎显得特别“淡定”,楼市表现也理性得多。然而,羊城晚报记者连日来调查发现,众筹炒楼现已悄悄潜入广州楼市。而在深圳、北京等地,众筹炒房还在升温,深圳众筹炒房据称1000元起步,而在京城,则有学生哥热议众筹炒房,并跃跃欲试。不过,专家提示,杠杆炒房风险极大,而在近期部分楼市高烧状态下,降温政策也可能出台。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众筹炒房客的增多,业内多次发出类似“短期狂飙,风险已大”的提示,然而众筹炒房并没收敛。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解到,之前在深圳,众筹买房需要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而随着深圳房价大涨,现在众筹买房门槛却被大大降低。有媒体报道称,深圳参与众筹购房,最低只需1000元。

业界预计,针对楼市过热的现象,一线城市很可能会在近期发布调控措施。昨日又有传言称,监管部门将打击部分中介机构、开发商、小额贷款公司、互联网金融平台等发放用于购房首付款的贷款的行为。

众筹降低了房产投资的门槛,但其风险却值得警惕。不论是通过平台,还是几个人合伙凑份子买房,操作起来都有一定难度和风险。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律师聂卫国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物权法》规定,房屋实行登记制,房屋共有人的信息,必须全部体现在《房产证》上。“如果《房产证》上只登记了一个人的名字,那么该房屋就是这个人的私有财产,并不是共有。即使共同出资人在购买前签署过有关协议,也可以按照借贷关系解决,产权人只需要将他人所出的购房资金归还就可以了。”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yberbookin.com万博的用户名注册-500万彩票注册-pk10官方网注册-美高美注册最全网站-威龙娱乐注册版权所有